專欄
992
【採訪側記】他們如何透過韓戰,喚起全世界的共鳴?
撰文╱卓冠齊    KBS(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,直譯為韓國放送公社,或稱韓國國家電視台),是韓國最早的、最具代表性的國營電視台,地處首爾市區汝矣島,園區幅員遼闊,其中在新館一樓大廳,有一區展示著1983年製播的《尋找離散家屬》節目。    比起經典韓劇《冬季戀歌》,或是向全球推廣K-POP的《音樂銀行》來說,《尋找離散家屬》很多人連聽都沒聽過,但對KBS來說,這個節目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,絕非是憑藉收視率或知名度而存在。    《尋找離散家屬》原是一個為韓戰停戰30年週年而生的特別企畫,預計製播紀念性的一集。當時韓國影視產業環境與台灣相似,大部分的民眾收看KBS、MBC與SBS三大無線電視台,這個特別節目亦一如往常,按照安排好的節目表,準時在6月30日晚間10點15分放送。 (圖片:KBS新館一樓大廳展示《尋找離散家族》節目,右側電視牆播放珍貴的資料影片。)    這是一個現場直播的節目。攝影棚裡參加錄影的觀眾,全是因韓戰與親人失去聯繫的離散家屬,他們坐在底下,手上拿著一塊紙板,上面標示姓名、現在住處、與僅存且已知的失聯對象資訊。由現場主持人介紹離散家屬,透過棚裡的電話連繫確認是否為失聯對象,並直播聯繫上親人的一刻。    「我是不是在理髮院?」    「對,沒錯。」    「分開那天是不是陰天?」    「對,沒錯。」    「哥哥啊!」    住在濟州島的妹妹與在大田市的哥哥,一在南一在北,兄妹倆失散多年且早被領養人改名換姓,久別重逢終於相認,抑藏在心中30年的情感找到出口,他們的眼淚潰不成堤。這是《尋找離散家屬》節目最為人熟知的一個故事,當參加錄影的觀眾,真的透過節目找到親人,也讓其他正在尋尋覓覓的離散家屬,燃起一線希望。    「當時電視台大樓外一直延伸到對面的汝矣島公園廣場,人山人海到處都是人,民眾在建築物外牆上貼滿手寫的尋人啟事,還有人用木板寫尋人啟事掛在身上,希望引起媒體注意。」製作人池炯旭說。 (圖片: KBS新館連通至本館的內部走道展示區。底圖呈現1983年《尋找離散家屬》節目播出時,家屬聚集在電視台外尋人的情況。)    顛沛流離的境遇,人世間的生離死別、悲歡離合不是戲劇演出,而是真人實事發生在眼前的實況直播,感動不少人。《尋找離散家屬》帶來超高收視率,引起廣大迴響,說轟動國際也不為過,當時美國總統雷根也提到他看了節目很有感觸,並呼籲北韓當局執政者:「讓因為戰爭分裂的家屬相聚,讓你的人民能在這個節目上出現。」    「當時家家戶戶都在開著電視,很多人跑來說,他們在找家屬。」    邊幸哲當時是現場攝影師,我請他回想當年的景況,他說了幾句便開始哽咽。    「就算是要熬夜,也希望多為一位離散家屬找到親人。」    邊幸哲說,那時所有工作人員幾乎卯足全勁,日以繼夜不間斷地工作,回應觀眾。        直到精疲力盡,因為許多人在等答案。    「什麼叫累?疲憊的感覺已被汝矣島外廣場人潮淹沒,療癒家屬心中的痛    比什麼都重要。」    從6月30日播出第一集,到11月4日下檔,《尋找離散家屬》連續直播138天, 介紹了53536個家庭的離散故事,協助10189名家屬找到親人。除了尋人啟事的指標意義,戰後出生的年輕一代也因為看了節目感同身受–即使戰地停火多年,但埋藏在上一輩心中的遺憾,卻是忘也忘不掉的痛苦。    2015年,KBS資料檔案室整理《尋找離散家屬》節目相關資料,包括節目資料帶、製播工作單、手寫看板、紀念唱片、重逢照片等等共20522份,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登錄為世界記憶遺產。 (圖片: 參與錄影的觀眾手寫看板,描述尋找對象的相關資訊、現居地點及聯絡資訊等。) (圖片: 節目製播工作記錄。)    「一個韓國的電視節目,跟世界有什麼關係呢?」當時負責申請的資料檔案室專員李珉知說,申請時他們反思這個問題:因戰亂造成顛沛流離的人類悲劇,易引起共鳴,但要成為人類共同記憶遺產,就必須強調保存的價值。    「在美俄對峙的冷戰氣氛下,南北韓關係也時常出現擦槍走火的緊繃狀態,因為這個節目,雙方紅十字會代表出面協調,於是在兩年後的1985年,有了首次的離散家屬見面會。」李珉知補充說明,除了是啟動見面會的觸媒,《尋找離散家屬》也影響了政府施政,地方政府將離散家屬資訊列表,公務員進一步協助民眾聯繫,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初,最大規模的尋人節目,最終能獲選登錄為世界記憶遺產的決定因素。    「每一個國家都曾有過戰亂,但沒有一個電視節目如此詮釋戰爭的痛苦。」李珉知進一步解釋UNESCO的評選意見,《尋找離散家屬》雖不是第一個入選的影視資料,但相較於紀錄戰亂紛爭下人性對立的殘忍,一個民族因政治問題的分裂造成多大影響,韓戰無疑是給全世界最大的警惕。    4/27兩韓峰會後,雙方領導人允諾在2018年8月15日重啟離散家屬見面會,但若一如既往或按慣例辦理,比例式抽籤,並不能滿足互通往來的需求,遑論探親祭祖等進一步的人道關懷政策。 (圖片: KBS是兩韓首腦會談主要製播單位,峰會期間,電視台大樓外懸掛巨幅布條傳達「共同和平、共同未來」的宣傳主調。)    「像韓戰這樣的事情,真的不要再發生了。」即使已是35年前的工作,邊幸哲想到當時景況還是忍不住落淚。他說,因韓戰分隔兩地的人民超過一千萬,然而隨著時間流逝,經歷過這段痛苦且仍在世的老人越來越少,活著的人七十歲以上超過一半,再沒有更進一步的開放政策,見不到最後一面的老人,終將抱憾離世。    「幾年前我們已向兩邊政府提交一個計劃,在非軍事區(DMZ)或平壤都可以,蓋一個離散家屬博物館,一二樓做一個讓離散家屬可以隨時碰面的場地,常態開放,可以由我們來做。」    這是邊幸哲對半島和平許諾的願望。    採訪當天,我們踏入當年錄製《尋找離散家屬》的攝影棚,工作人員調燈、移動道具,為下一個節目準備。那些座位依舊如新,但35年前,參與錄影的觀眾們啊,你們都找到家人了嗎? 延伸閱讀:   半島和與平:願
#韓國
#KBS
#韓戰
#離散家屬
卓冠齊

2019年7月23日

975
【公投突圍15年】新修公投法為我們帶來真民主了嗎?
撰文/李宜芳    公投的「平民化」,象徵民主價值更進一步,但同時我們也應認知到,台灣的公投法尚未成熟,今年試水溫的經驗將會影響整個公投制度的發展。我們想藉由以下幾個爭點,讓您知道台灣公投目前面臨了哪些問題,並借鏡國外的做法,去探討改進的空間。 同婚公投水火不容 雙方都過有解嗎?    今年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牽涉性別議題的五項公投,不僅是因為大眾對人權議題格外關心,更因為這五案的內容強烈對立,讓這次公投更加戲劇化,大家都等著看誰是最後的贏家。許多人會問,如果這些互相衝突的公投案都通過了會如何發展? ( 圖片:2016年11月17日,立法院在排審《民法親屬編修正草案》時,正反兩方在門外集結發生衝突。 圖源:公視PNN新聞網)    一些西方國家如瑞士、德國等,有對此制定解決方法,例如,直接比較雙方同意票數的多寡,或是在選票上加上一個附屬問題:「如果兩案都過,你的第一志願為何?」去給兩案都投同意的選民做選擇。層層的防呆機制清楚定在法規當中,就能避免掉絕大多數的爭議。    這一次愛家公投與平權公投的對立,是立法者始料未及的,現行法條也沒有相關的處置規定。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指出當初大法官748號解釋並未規定要修民法或立專法,是要給立法者一個彈性空間。如果最後兩個都過,立法機關可能因為無法解決爭議,就把法案擱置。這樣不僅會傷害到提案者,也會傷害到制度本身,讓民眾對公投失去信任,並不是我們樂見的情況。 當政黨將手伸進公投 公投該與大選脫鉤嗎?    回首過去的全國性公投,清一色都是由政黨提出的,尤其在2004年與立法委員選舉合辦的那場公投,一邊是綠營的「討黨產」,另一邊是藍營提的「反貪腐」, 公投公報上印著互相討伐的言論,彷彿選舉的第二戰場。過於濃厚的政治色彩,一直都是台灣公投為人所詬病之處。 (圖片:107年8月27日在國民黨於中央黨部前舉行三項公投案連署書送件記者會。圖源:公視PNN新聞網)    胡博硯認為,政黨發動的公投必須視情況判斷,在國外,確實有因為小黨在國會無法與大黨抗衡,而發動公投將問題訴諸民意的例子。但是政黨的主要戰場應該要在國會,過多的公投可能淪為政黨宣傳的工具。    台灣的公投法規定,公投案成立後一到六個月內若遇公職人員選舉,就得合併辦理。合辦的好處是能直接援用選舉的投開票所與選務人力等資源,能大大減少公帑支出,此外,公投投票率也得以提升。然而,公投也特別容易與政黨選情聯想在一起,畢竟誰能在大眾議題上占地較多,就掌握發言的主導權,也爭取到了較多的曝光機會。 公投處置空間模糊 公投審查權誰來擔?    重大政策公投在今年的十案中佔了六成,但現實中,政府政策真的跟的上公投的腳步嗎?重大政策公投不像法律的創制或複決,有明確的時程可以依循,法律並未規定政府要在什麼時候,用什麼手段完成,雖然可以展現民意,但也極有可能無法被執行。 (圖片: 中選會逐張審查公投提案團體送來的連署書。圖源:公視PNN新聞網)    難道無法從源頭管理,排除執行上有疑義的公投案嗎?事實上,中選會只會對公投案進行形式審查,除了公投法明定的不可公投事項,幾乎不會干涉公投案的議題,只要內容無語意不清,並達成連署門檻便能成案。    探究原因,是因為中選會並不是司法機關,沒有駁回提案的正當性。反觀國外,德國的各邦憲法法庭審查、義大利的最高法院都有公投審查權,確保無合違憲之虞。中選會身為行政機關,否決提案時容易被指控立場不公,為了尊重提案者意見,選擇只做形式審查,也造成今年公投案的暴增。    今年光同志相關的公投就佔了五案,東吳大學政治系黃秀端教授認為,每多一個公投案,就要多花一億元,如果有二案以上針對同一件事,為何不結合成一案就好了?此現象反映中選會職權不足的困境,希望未來能給予中選會一些處置空間,集結正反雙方討論,將多案合併成一案,以免資源浪費。 公投好像趕投胎 說好的電子連署呢?    第11、12案提案人曾獻瑩表示,他們從2月送件,經過審查、聽證會、發函、補正、開會,到5月才進入第二階段連署,10月下旬才正式成案。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,原本用來倡議、溝通的能量都在前面的階段耗盡了。 (圖片: 投提案團體在回收全台的連署書之後,還必須進行、分類、編號、造冊等龐雜的整理工作。 圖源:公視PNN新聞網)    在瑞士,公投連署時間是18個月,在公投前也有一年的時間進行辯論,議題有充分發酵的時間。反觀台灣,規定公投成立之後要在六個月內舉辦,大家趕著要綁年底大選,紙本連署又曠日廢時,導致流程走得非常倉卒,提案方與審查方皆人仰馬翻。中選會應盡快履行建置電子連署系統的承諾,未來用自然人憑證進行連署,既快速又省力,也可以大大降低死亡連署的可能性。    第14案領銜人苗博雅說:「在推動公投的過程中,全台各地都長出了自發性的倡議組織,我們很期盼這些組織可以在公投之後能繼續運作下去,持續在各地發揮影響力。」公投本身是一個有力量的民主程序,可以讓意見相同的人集結,能夠讓多元的聲音被聽見,也許台灣現在無法讓公投的價值發揮到最大,但希望政府和人民都能吸取每一次的經驗,最終實現直接民主的真諦。 延伸閱讀:   ♦ 公視有話好說 史上最複雜!10公投案一次搞懂! 公視獨立特派員 公投蓋什麼 【公投突圍15年】 那些年夾縫中生存的公投案
#公投
#政治
李宜芳

2019年7月23日

1407
【公投突圍15年】 那些年夾縫中生存的公投案
撰文/李宜芳    雖說2018被稱為「公投元年」,但若從公投法立法以來起算,台灣已經舉行過6次全國性公投、5次地方性公投。    然而在2017年全面修法前,公投有雙二一的通過門檻(投票率過半+有效票中同意票過半),即使投票結果同意票遠高於不同意票,大部分的公投案仍因投票率未過半遭到否決。如此的超高門檻,讓這套制度被戲稱為「鳥籠公投」。 全國性公投 一、牽動統獨敏感神經的「防禦性公投」    「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,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,總統得經行政院院會決議,就攸關國家安全事項,交付公民投票。」    長期以來,中國不斷擴充軍備甚至部署飛彈瞄準台灣,對台灣形成重大威脅。2004年,當時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依據此項公投法條文,發起了「強化國防」和「對等談判」公投,宣稱這是為了維護國家主權,凝聚全台人民意識的「防禦性公投」,牽動兩岸敏感神經。    「強化國防」和「對等談判」也開了公投綁大選的先例。但外界普遍質疑,在國家安全考量之下,政府本來就應該執行這兩項政策,何必大費周章公投?雖然兩案最後都因投票人數未達門檻而被否決,政府依舊在國防部的建議下購買了愛國者飛彈。因此外界普遍認為,此次公投是總統為了拉抬選情、尋求連任的手段。 二、討黨產VS.反貪腐    2008年的總統大選同樣綁了2個公投案。民進黨提出「討黨產」公投,指控國民黨黨產來源不正當,侵占國家財產,應加以清查;國民黨則搭上倒扁風波的順風車,提出「反貪腐」公投反擊,暗指民進黨執政8年以來貪汙弊案不斷,已失民心。    兩黨利用公投製造對對手不利的輿論,任何人都能嗅到其中的火藥味。在選舉前還爆發了選票和公投票要「一次領」還是「分開領」的爭論。最後藍營發起「拒領公投票」運動,影響了公投的投票率,使兩案都遭否決。 三、引發國際爭議的入聯公投    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,成為聯合國內「中國唯一合法政府」,中華民國頓時喪失地位,被迫退出,多次嘗試以「中華民國」為名重新加入都屢遭阻撓。2008年藍綠兩黨相繼提出「入聯公投」與「務實反聯公投」,前者強調以台灣為名申請加入聯合國,後者則認為應不排除任何可能名稱,才有機會再加入。    兩次公投遭到中國與美國的強烈反對,亦在國際間掀起討論,各國對兩岸關係的態度可見端倪。以結果來說,此兩案的投票率比前四案公投高出10%左右且同意票皆高於8成,顯現出國人對於入聯的渴望。然而,因中國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,對於國家入會享有否決權,台灣至今未能加入聯合國。 地方性公投 一、高雄小班制公投    台灣第一個地方性公投在高雄市舉行。從91至95學年度,高雄市國中小平均班級人數都高於其他縣市平均,超過五成以上的學校每班平均人數超過35人。於是高雄市教師會倡議,逐年減少班級人數至一班25人以改善教學品質。最終投票結果,雖然九成的投票者贊成小班制,但總投票率未達門檻50%,本案遭否決。 二、四場離島賭場之戰    2009年《離島建設條例》修正案通過,開放離島經公民投票通過後可設置觀光賭場,沒有投票率門檻,有效票超過2分之1同意即可。    於是,澎湖、金門、馬祖地區相繼舉行了當地的博弈公投。支持方認為,離島地區本身屬於經濟弱勢地區,設立國際度假區附設賭場可帶動經濟法展。反對方則認為賭場會造成治安敗壞,房地產價格飆漲。    最終,四次博弈公投只有連江縣通過,但因設置賭場的法源「博專法」未完成立法,馬祖至今仍未能興設觀光賭場。 相關報導: 2009【菊島公投記事】第120集 2012【馬祖一票賭未來】第252集 2016【澎湖博弈再戰】第468集 2017【博弈戰金門】第517集
#公投
#公投法
李宜芳

2019年7月23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