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
政治經濟
576
06:12
政治經濟
12月19日 第128集
十大人權新聞 第128集
馬英九總統在上星期三國際人權日的前一天,宣佈國際上兩個重要的人權公約,包括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,以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,在台灣正式生效。人權這個字眼聽起來很抽象,但人權卻是我們生活週遭無時無刻都存在的議題。 就像是今年有23萬人休無薪假, 那麼這些勞工有沒有受到勞基法最低工資17,280元的保障?符不符合這兩部國際公約所訂定的標準呢?這就是勞動人權。回顧2009這一年,台灣人權促進會按照往例選出了台灣十大人權新聞,在這當中,還有很多違反兩公約的地方。他們呼籲政府在簽公約、贏得人權聲望的同時,也要回過頭來看看,台灣的人權狀況,到底有沒有名實相副呢? 2009人權問題的頭條新聞,就是馬總統宣佈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」以及「經濟、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」在台灣施行生效。這兩個國際公約是聯合國在1976年宣佈生效的國際公約。是非常重要的人權法典。台灣在今年3月31號由立法院通過,12月9號由總統公佈在台灣生效,法務部也表示,將根據這兩個公約檢討台灣的法律法規有沒有違反人權之處。而台灣人權促進會也在2009歲末年終之際,邀請各界NGO,根據兩公約的精神,就台灣各方面的人權狀況,提出需要檢討的地方。 在勞動人權方面,台灣勞動陣線認為,23萬人休無薪假,政府坐視資方鑽勞基法漏洞。這違反了經濟社會文化國際公約第七條,對於工人工作條件的最低限度保障,給予所有工人的報酬,必須可以保證他們自己和家庭,有可以過得去的生活。因為不景氣而造成勞工必須無薪休假,勞陣認為,這並不是勞工的過失或責任,所以不管實際工作天數如何,勞工應該要有最低工資的基本保障。勞陣指出,許多勞工在休無薪假的同時,卻發現自己變成派遣人員,薪水和工作條件大打折扣。 在原住民人權方面,莫拉克災後重建條例讓原住民因為遷村,面臨文化滅絕的憂慮。這至少違背了ICCPR的第二十七條,少數族群享有自己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權利。 在新移民的人權方面,移民政策雖然小有進步,但是對中國配偶和其他國籍的配偶,還是有差別待遇,違反了兩公約第二條,不得歧視的規定。南洋台灣姐妹會認為,大陸配偶取得身份證需要六年,比其他國籍的外配需要更長的時間,這是明顯的族群歧視。 另外在司法人權方面,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主張, 羈押在看守所的被告並不是犯人,和律師見面的談話,不應該被監聽。這不但是ICCPR第14條的規定,也受到憲法所保障。 十大人權新聞,最後在公民與政治的權利方面,集會及言論自由相關修法,無法擺脫威權陰影。並沒有達到ICCPR第19條規定的標準。台灣人權促進會主張,集會遊行法應該從許可制改為報備制。 台權會認為,當人民要以集會遊行表達言論自由的時候,如果都必須得到政府的同意,那麼政府可能以各種藉口不同意。一年前,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,掌握情資優勢的台北市政府,將多數路權都申請下來,阻止反對者到場集會抗議。第四次江陳會,執政者會以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抗議的群眾,在保障陳雲林的人身安全,以及台灣的言論自由兩者之間,完美演出呢?
12月19日 第128集
十大人權新聞 第128集
753
11:14
政治經濟
12月19日 第128集
美麗島的農夫 第128集
上個星期四,美麗島事件的30周年剛過,這個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史上,重要的分水嶺,間接促成了台灣解嚴,還有黨禁、報禁的開放。當年參與美麗島事件的,有一些人本來就是反對運動陣營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,不過也有很多人,只是關心台灣民主發展的市井小民。就像我們今天要介紹的這位美麗島人物,戴振耀。三十年前戴振耀只是一個農民,因為不滿國民黨的高壓統治,每天晚上跑到美麗島雜誌社的高雄服務處當義工,幫忙掃地、賣雜誌、或者開宣傳車,結果卻因而成為美麗島的政治犯。後來民進黨執政,他當上了農委會的副主委;去年政黨再度輪替,他的際遇如何?一起來看記者李瓊月、周明文的報導。 美麗島事件發生時,戴振耀是一位義工,一審4年 二審3年。 美麗島事件之後,戴振耀成立農民教室,被警察當成流寇監視。 如今他是一名尋常的農夫,清晨6點就在蕃茄園裡,開始一天的工作。 今年四月,戴振耀到高雄縣的內門鄉種絲瓜,結果碰上「八八風災」、損失不小。 現在他改種蕃茄,要從頭學起。碰到病害,要像醫生想辦法解決。 過去做過農委會主委或副主委的,可能沒有人像他一樣,卸下公職就開始種田。 農夫這個身份,對戴振耀完全沒有適應上的問題。 會讓他感到不捨的,是他的農運夥伴詹益樺,在1989年鄭南榕出殯那一天自焚。 另外一次,則是為了「林宅血案」──那時候戴振耀也因為「美麗島案」被關。 1983年1月前國大代表周清玉跟家人、朋友到看守所外接他。 出獄後,戴振耀幾次到慈林墓園祭拜。戴振耀的反骨,在他年輕當兵時幫讓國民黨頭痛的郭國基發傳單,就看出端倪。 11月13號下午,戴振耀帶我們來到美麗島事件發生前一天,鼓山事件的事發地點。 那是30年前的歷史了,也是美麗島事件的導火線。 1989年12月9號,戴振耀跟現任高雄縣長楊秋興等四人分坐兩輛宣傳車。 他們沿街廣播隔天要舉行的「世界人權日」活動,結果姚國建等人被抓到鼓山分局毆打。 鼓山事件第二天,演變成美麗島事件。 一轉眼已經過30年了,但是今年比起美麗島10周年、20周年,黯淡許多。 美麗島事件發生那一年,戴振耀只有32歲,每天跑來雜誌社當義工。 1979年12月10號晚上8點,鎮暴部隊封鎖整個圓環。10點,鎮暴隊往中正一路跟大同一路的美麗島雜誌社前進,並施放催淚瓦斯。 如今美麗島事件的歷史現場,變成高雄捷運站的「美麗島站」。 美麗島30周年的「世界人權影像展」,就在美麗島站跟美麗島雜誌社展出。戴振耀一家,除了老五在台北開業當獸醫之外,其他四兄弟全部務農。 戴振耀的四弟戴振彥,原來在德國西門子公司登任主任工程師。
12月19日 第128集
美麗島的農夫 第128集
28
15:04
政治經濟
11月20日 第124集
回鄉 第124集
馬英九總統在這個星期天,也就是八八風災的第一百天 來到高雄縣杉林鄉月眉農場的永久屋預定地,行禮如儀地主持了動土典禮。 這個災民的安置計畫是由政府和慈濟、鴻海公司共同合作的 ,目前規劃第一期六百戶,將在過農曆年之前完工,讓災民們入住,不過尷尬的是,現在有很多災民打了退堂鼓,他們認為政府違背了「離災不離村、離村不離鄉」的重建原則 ,不但要災民們通通離開自己的家鄉,而且只能擁有永久屋的地上物所有權,未來房子年久失修,他們的後代是不是又要流離失所呢? 這些問題,需要災民加入一起來討論,不過,現在政府卻要他們趕快做決定。 我們向相關的慈善團體和官員求證,重建這等大事,為什麼非得搞得這麼匆促不可? 慈濟說,他們發願要在農曆過年讓災民們有個新家,因為台灣人最重視的是農曆年,慈濟說,希望外界尊重他們想要"一次到位"的做法 慈濟說,這也是上人著急的事,上人巴不得災民們明天就住進新家,否則難以安心。 無巧不巧,我們所採訪的官員,似乎也很有默契地順著慈濟的邏輯在思考重建,因為這次蓋永久屋的規模很大,包含了很多來自不同村落的人,為了讓慈濟可以早點確定戶數,以便安排同村、同族的人可以住在一起,所以才希望災民們趕緊決定要不要住進永久屋,看起來不管是政府和慈善團體都是出於善意,看起來很難苛責政府得了有人分擔照顧災民責任的便宜而急於脫身,看起來更難苛責慈濟有沒有「慈善霸權」的心態,但究竟有沒有人想過,是誰誰面臨不簽永久屋可能流離失所,簽了永久屋卻可能失去回鄉路的風險? 誰才是重建的主體? 誰的想法才最該被尊重? 透過這則報導,也許請您和我們一起來想想 政府和慈善團體的願,也是所有災民的願嗎?
11月20日 第124集
回鄉 第124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