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欄
日本醫師建立跨專業合作計畫,推動在宅照護模式
「八戶家庭診所」位於日本青森縣八戶市,院長小倉和也積極推動跨專業合作計畫,讓不同專業組織透過這個平台進行合作,將病患的資料登錄在裡面,再透過平台連結,建立在地整體照顧系統。小倉和也醫師建立的模式,究竟為八戶市帶來什麼影響?又為何台灣在宅醫療界如此重視? 從診所到在宅醫療合作網絡 八戶市怎麼做到的? 日本青森縣的第二大城市八戶市,65歲的以上人口,占將近3成,是一個只有23萬人口的核心城市。隨著在宅醫療服務需求提升,日本政府一直鼓勵利用資通訊(ICT)技術於醫療與長照的合作,強化在地整體照顧系統。其中八戶市與其他城市最大的不同,就在於小倉和也所建立的「八戶市模式」。 「八戶家庭診所」的小倉和也院長,積極建立跨專業合作計畫「connect 8」,有八個不同職種加入一起合作,目前已經有314個單位、1600多位員工加入使用,登錄在裡面的病患資料累計一萬多人,透過MeLL+平台共享醫療照護資訊,讓不同職種、不同專業組織彼此互相連結,甚至也能和病患家屬進行溝通,建立了良好的在地整體照顧系統。 「connect 8」計畫透過MeLL+平台,讓不同組織能共享醫療照護資訊,患者的病歷資料也能更加流通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這個計畫一開始其實是靠小倉和也醫師自己出錢出力,找資訊公司合作,有了資訊公司開發的MeLL+平台,讓計畫更加完善。小倉和也表示,其實很簡單就可以實現資訊共享及相互合作,系統每年的檢索次數更達到220萬次! 醫療照護人員能免費利用MeLL+平台,不再需要傳真、打電話就能立即取得患者資訊,大大減少醫療照護人員的負擔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八戶市政府從2017年開始,年年編列預算,讓所有加入計畫的單位都可以免費使用MeLL+平台。在八戶市,目前有八、九成的居護所都已加入,跟在宅醫療有關也有六成左右,不論是維護病患的健康,或是對醫療照護人員的時間與勞力減緩,「八戶市模式」都有很大的幫助。 台日在宅醫療界合作 台灣醫師看見了什麼? 八戶市在小倉醫師建立的基礎之下,成為一個示範研究城市,也吸引了台灣在宅醫療界前往取經。由小倉和也擔任會長的日本「NPO法人在宅醫療支援網絡」與「台灣在宅醫療學會」,於六月下旬雙方簽署合作意向書,針對混合式的在宅醫療(hybrid care),例如端監測及線上診療,未來將成立台日工作小組與定期會議。 台灣跟日本一樣高齡者很多,透過台日雙方在宅醫療界的合作,不僅彼此交流,也能借鏡日本的成功經驗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以及常務理事陳英詔,也特別來到八戶市,實際觀摩「八戶市模式」。 在走訪了當地的醫療、長照體系,跟著小倉和也醫師到患者家中學習在宅醫療服務之後,余尚儒看見了一個家庭醫師的診所,怎麼樣透過在宅醫療,擴大到在地整體照顧系統。他意識到,在一個地方型的城市,能夠有在宅療共同照護的網絡是很重要的,也希望未來日本跟台灣有更多的交流。 看見地方醫療需求 八戶市模式成典範    日本的在宅醫療,是一個分工醫療體系,因此小倉和也醫師的「八戶家庭診所」也建立了與八戶市各大醫院的雙向轉診管道,讓病患轉診流程能更順暢。 小倉和也說:「家庭醫師也是地區的醫師,這也是前輩教我們的,所以不只是治療患者,為因應地區的課題,需要協力解決時,大家一起通力合作,盡力去解決問題。」 對患者家屬來說,在宅醫療醫師、居護人員等,所有人能共享患者照護的訊息,會感到更安心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小倉和也醫師善用新科技,建立在宅療共同照護網絡,不僅成為了跨專業合作的典範,也成功將日本的在宅醫療服務更加推進了一大步。 (※李瓊月 袁宏書/採訪報導) 黃郁婷/編輯
專欄
日本悠翔會,落實全天候在宅醫療服務的關鍵在哪?
悠翔會在成立之初,就把24小時照護,訂成重要經營理念,也為此成立了3個夜間值勤中心,每天晚上6點到隔天早上9點,「急救診療支援小組」都有醫師輪流值,更有完整的夜間診療支援系統。這個小組是如何運作的?能夠維持這樣的在宅醫療服務體系,成功的關鍵是什麼? 在宅醫療服務 不用出門也能看醫生 悠翔會目前有10位牙醫師、8位口腔衛生師,以2022年數據來看,牙醫訪視多達7,346件,口腔衛生指導也有920件。 若杉葉子是悠翔會的牙醫師,有20年的資歷,專攻老人牙科問題,投入在宅醫療17年,同行的還有口腔衛生師關口優香里。今天來訪視的是一位82歲的阿茲海默症患者,加上有脊髓性小腦萎縮症,不方便外出看牙醫,改由牙醫師到府服務。 若杉葉子表示,這次帶了超聲波洗牙機,就是因為擔心長輩口腔清潔不足導致牙結石,且對於「要介護」的長者來說,清潔口腔不僅可避免牙周病惡化,也有助於預防吸入性肺炎。除此之外,也針對個案患有脊髓性小腦萎縮症,特別確認他是否能清楚發音,評估患者的嘴部機能。 悠翔會細心的到宅服務,讓不方便出門的患者在家就能擁有醫療資源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夜間診療支援系統完善 24小時隨時待命 悠翔會擁有完善的夜間診療支援系統,當病患打電話進來之後,一律轉接到悠翔會設在沖繩的值勤中心,之後中心開始建立病患的病歷,同時聯絡值班醫師,由值班醫師回撥電話給家屬,判斷個案狀況後,採取三種不同處置方式:繼續觀察、送醫急救或需要出診。 悠翔會擁有病患完整的電子病歷,悠翔會理事長佐佐木淳說:「個案所有的相關資料,全部彙整在電子病歷中。」 悠翔會有一套完整的夜間診療支援系統,讓患者能在最短時間內得到適當的診療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目前悠翔會在川口、新橋、千葉市中央區這三個地方,設有夜間值勤中心,由三十幾位醫師輪流值班,入江利幸醫師投入夜間急診已經九年,他認為這個任務很有意義,他也說:「悠翔會很重視夜間急救診療,提供我們很好的獎勵,並實施任務分派,避免一個人負擔過重。」 在悠翔會的努力之下,截至2022年8月,照顧個案需緊急處理的件數,已經從2019年的18,741件,增加到2022年的34,797件,成長將近一倍。 看見患者的需求 是醫師也是最安心陪伴 85歲的加藤銳治,目前有高血壓問題,接受在宅醫療已經五年,狀況時好時壞。最近掉了五公斤的體重,食慾變得比較差,因此管理營養師今天來進行營養指導,希望能協助他改善。 由於加藤銳治重聽,於是雙方用筆談方式來溝通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對於用紙筆溝通這樣的方式,加藤先生說:「營養師會問我狀況,我也可以回答,這樣可提升彼此的信賴,因此我感到很安心。」 另一位訪視個案是目前獨居、86歲的吉澤勝子,他是阿茲海默症患者,還有甲狀腺機能不足的問題,已經接受牙醫在宅醫療五年。對吉澤勝子來說,除了醫療服務之外,更重要的是訪視團隊的陪伴。他說:「一個人住覺得很寂寞,只能看電視,旁邊沒有人可以聊天。」 接受完在宅醫療的吉澤勝子,開心地和訪視團隊揮手道別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借鏡日本 台灣在宅醫療服務的未來 根據調查,日本有七成以上民眾希望可以在家裡終老,以悠翔會照顧的個案來看,最後在家臨終比例,近一兩年已占七成,在宅醫療服務的需求也日漸提升。 多次應邀來台灣分享在宅醫療經驗的悠翔會理事長佐佐木淳,也提出建議,他說:「和台灣的醫師朋友聊起來,大家總是說診療報酬太低。很多台灣人也是希望能在家過世,而不是醫院,因此應該促進在宅醫療普及。」 悠翔會的模式,不管是跨專業合作,還是建立24小時應對機制,對台灣來說還難以一步到位。台灣借鏡日本,除了需要各界通盤檢討之外,最重要的還有決心。 (※李瓊月 袁宏書/採訪報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