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過走讀,帶領民眾了解貧窮人在台北如何生存

分享文章

「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」希望讓社會各種面臨無法選擇生活困境的行業及角落,都能更被民眾理解。他們舉辦《貧窮人的台北》活動已經進入第七年,不但帶領參與者進入貧窮的社區、體驗無家者的生活,今年還首度加入走讀林森北路酒店公關的世界,希望透過更多的溝通,進而產生理解。


光鮮亮麗的酒店背後 從業人員如何謀生?


〈走讀林森北路〉是《貧窮人的台北》的活動之一,由關注無家者、社區與青年的NGO所發起,參與者正在走讀酒店公關的生活。


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理事長胡筠筠分享,一套明明在網購一兩百塊的衣服,在制服店要被業者扣四千多。


酒店公關沒有底薪,陪客人十分鐘算一節,每節薪資兩百到兩百三十元不等。


胡筠筠坦言,每個人節數費不一樣,可能會跟年資以及需不需要有人照顧,或者跟長得多好看有關。


胡筠筠今年28歲,他19歲那年來到台北半工半讀要重考藝術科系,因為缺錢輾轉入行。從支援日式酒店做到台式酒店,胡筠筠接著轉型經紀人,也就是協助其他公關排班、生活瑣事,擔任酒店跟女孩們溝通的中間人。


胡筠筠說明,一開始面對的是貓狗要照顧、需要龐大醫藥費的人,慢慢遇到單親媽媽。還有原生家庭很貧窮,甚至年少離家來台北工作,沒有學經歷,不知道何處謀生,只好用身體原始資本來賺錢的少女。某部分有精神疾患的族群,在一般工作很容易被解雇,因為沒辦法穩定規律、朝九晚五上班。


週末傍晚,台北市林森北路街頭,這群年輕女生先在酒店門口合照,還走訪條通街道,他們今天是來體驗酒店公關的生活。(圖/獨立特派員)

組織工會倡議勞權 盼娛樂公關產業解除汙名


兩年前新冠疫情,八大行業兩度被迫停業,胡筠筠、黃泳淇跟幾個朋友決定幫忙同業,向政府申請紓困。開放諮詢,一下子湧入八十多個求助個案。


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理事長胡筠筠表示,沒想到真的很多媽媽們帶著小朋友來諮詢。想說既然遇到這麼多勞工,乾脆來成立工會好了,順便在諮詢過程中詢問他們願不願意成為工會發起人。


看到光鮮亮麗的酒店工作背後,有單親家庭、精神疾病甚至青年貧窮的問題,他們決定成立工會,倡議勞權之外,也透過各種展演解除汙名。


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監事黃泳淇坦言,雖然酒店裡面有很多問題,也有很多不合理的狀態,但同時也承接了非常多的家庭或非常多的人。會希望讓喜歡這份工作的人,是安全的、有制度的工作;不喜歡這份工作的人,也可以像一般工作的人一樣,轉職到任何想做的工作。


《貧窮人的台北》參與者小米認為,社會不應該一直壓制這個議題,因為越壓,反彈的力道越大。


《貧窮人的台北》參與者周周表示,以前不理解,可能就會有很多誤會或是汙名,但因為理解,可以產生更多尊重。


長髮、短裙是標準配備,穿著暴露之餘怎麼保護自己,公關得各顯神通。(圖/獨立特派員)

安康平宅長期遭受標籤化 當地青年解說促成理解


台北市文山區的安康平宅,也長期被標籤化的社區。在社區長大的張家綺,帶著參與者進入當地青少年的生活。而報名參與這場活動的,也大部分是學生,還有媽媽帶著高中生來。


微光盒子團長蕭群諭坦言,安康平宅在文山區就是一個長期被標籤的地方,孩子好像只要在裡面就是不好、就是壞的。可是透過《貧窮人的台北》這樣的活動,讓參與者真實地去跟當地孩子互動。


《貧窮人的台北》參與者方廷安發現,安康平宅一個月只收八百到一千元的管理費 ,但是只有低收入戶才可以一直住在那裡,脫離低收入戶,就要被趕出平宅。但是一被趕出平宅,就要去租外面超級昂貴的租金。


從願意了解,開始溝通到產生理解,「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」更希望隨著貧窮重新定義,也能讓社福政策,跟著慢慢轉變,進而解決貧窮產生的社會問題。


(※林珍汝 賴振元/採訪報導)

最新專欄
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