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欄
來台工作改變人生,印尼移工愛上台灣文化
要適應台灣生活,對來自異國的移工來說,可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身為印尼人的吳咪和Pindy,來台灣工作後,卻因為迷上台灣文化而愛上台灣。吳咪非常會唱台語歌,還考上街頭藝人證照;Pindy跟台灣老師學做捏麵人,以捏麵人串起兩國文化交流。愛上台灣文化,如何開啟他們多采多姿的人生? 自製台語歌本 比台灣人還會唱台語歌的印尼人! 週末午後,宗教文化色彩濃厚的高雄景點「蓮池潭」,傳來台語歌聲,和悠悠湖水一同共振,隨興悠閒的氛圍,十足台灣味。在這樣的日常裡,特別的是,為大家歡唱台語歌的,是一位戴頭巾的印尼人——吳咪。 在蓮池潭,說到印尼來的吳咪,好多人都認識這位愛唱台語歌、愛到處參加歌唱比賽的印尼人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來台灣7年,當家庭看護的吳咪,不但愛聽台語歌,還跟地方長輩很投緣。一個月難得2天的休假日,吳咪沒有參加移工們的聚會,而是總喜歡到蓮池潭和長輩們閒聊。吳咪說:「以前我都沒有放假,如果心情不好的時候,會去蓮池潭,跟他們唱歌、聊天,心情就好了。」 吳咪對台語產生興趣,正是因為這些像朋友般的長輩,常常會很熱心地教他幾句。為了學好台語,他不但花錢去上了課,還用了土法煉鋼的方式,努力把歌詞背起來。如今,吳咪不但會唱200多首台語歌,還考取了台灣的街頭藝人證照。 在吳咪自製的台語歌本裡,標註了滿滿的拼音,全是他努力學習台語歌的痕跡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熱愛台灣廟會文化融入印尼傳統服飾 除了喜歡台語,吳咪還喜歡參加台灣的廟會。這天,吳咪穿上了印尼的傳統服飾,來到高雄岡山壽天宮,這裡正舉辦第三屆媽祖文化季,地方盛事吸引許多在地居民夾道看熱鬧。 這是一場超過2000人的創意踩街活動,身為印尼文化團領隊的吳咪,也穿上了印尼爪哇的新娘服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吳咪說:「我很想介紹印尼的服裝給大家看,跳印尼的舞。」雖然吳咪笑說,自己是為了賺錢才喜歡在台灣參加表演,但他也藉著融入台灣文化,讓他的移工生活過得多采多姿,也真心愛上了台灣。 捏麵人捏出興趣!用台灣傳統技藝訴說印尼文化 其實,來台灣後愛上台灣文化的不只吳咪。這天是穆斯林的主麻日,一早,台中清真寺就特別熱鬧,廣場前賣吃的攤位,有位笑容可掬的老闆娘,他是來自印尼的Pindy。14年前,Pindy以移工身分來台灣當家庭看護,來台年資久了,他很熟悉在台灣當移工的穆斯林,生活需要什麼幫忙。 Pindy說:「他們有時候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吃,在家裡也沒有煮東西,所以可以賣東西給他們吃。」 熱心的Pindy,還額外幫穆斯林們張羅了符合清真認證的午餐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Pindy在這些穆斯林的眼中,就像一個能幹的姊姊。但他還有另外一個身分。來到台中的文創園區,Pindy在裡頭的一間工作室。工作室裡,Pindy拿起自製的捏麵人立體故事書,為孩子們講故事。今天的他,是幾位孩子的捏麵人老師。 印尼沒有捏麵人文化,Pindy是來台灣後,才學會做捏麵人,甚至成為老師。聊起這段奇緣,那年Pindy還是家庭看護,陪雇主住院時認識了台灣捏麵人師傅楊清仁,也就是他的恩師。在楊清仁熱情的鼓勵跟教學下,Pindy逐漸迷上做捏麵人,學成好手藝。這些小巧精緻的捏麵人,表情生動可愛,創意十足的作品,正出自Pindy的巧手。特別的是,它們色彩繽紛,有濃濃印尼風。 這個作品是熱鬧的印尼婚禮,Pindy希望以這個台灣傳統技藝為本,做出印尼風捏麵人,用文化碰撞來推廣家鄉文化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自從學會做捏麵人,Pindy能做的事情其實更多。他甚至不藏私,利用自己難得的假日,到東協廣場、台中清真寺等地,無償教印尼移工做捏麵人。他說:「移工大部分來這邊都是看護工,男生是在工廠。所以想讓他們有一些能力,以後不用一直在台灣工作,回印尼的時候也可以賺錢。」 捏麵人讓Pindy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新的期待,他想繼續留在台灣,用這些黏土,為印尼同胞帶來生機與希望。因此4年前,當Pindy結束當移工的看護工作後,他選擇在台灣創業,藉此留下來。 當年,吳咪和Pindy都是為了生活,帶著矛盾的心情,隻身來到台灣成為移工。而現在的兩人,卻都因為愛上了台灣文化,讓他們找到在台灣安身立命的方法,開展了更精采的台灣人生。 (※萬真彣 黃政淵/採訪報導)
專欄
移工團體上街頭,訴求廢除私人仲介
移工大遊行在12月10日登場,希望在大選前,各黨的總統、副總統候及立委候選人們,能夠重視他們訴求–廢除私人仲介,由政府承擔聘僱責任。廢除移工仲介制度,在2019年移工大遊行中首次成為主要訴求。為什麼時隔4年又再度被提及?移工仲介制度到底有哪些問題? 買工費成潛規則?力求廢除移工仲介制 2019年台灣第九屆的移工大遊行,首次以廢除移工仲介制度為訴求走上街頭,時隔四年,2023年再次成為移工大遊行的主軸。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惟棟表示,今年又再特別把廢除仲介制度再拿出來,是因為它不只沒有進步,甚至還惡化了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2016年《就業服務法》修訂,取消移工每三年必須出國一日,移工可以在台灣直接續約,不需要透過仲介出國再回,此後,移工就業圈裡就出現了「買工費」這個名詞。若移工想在台灣續約,必須給一筆錢,仲介才願意幫忙介紹工作。移工圈裡的買工費除了案例多,收費狀況也越來複雜,到後來甚至拆分成辦件費、介紹費、人頭費。 在這樣的買工費亂象中,也助長了詐騙的存在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惟棟說:「有好幾個移工其實是付了三萬五,結果根本沒有工作,他們不是笨,是被逼到走投無路了,非得付一筆錢,賭賭看有沒有這個工作。」 在移工團體的眼中,移工仲介制度已經形成就業壟斷,即使主管機關不斷宣示「買工費」是違法收費,然而在就業壟斷的狀況下,早已成為移工找工作必須接受的潛規則。 直聘中心效能不彰?問題出在哪? 為了避免追緝,失聯移工想盡辦法逃離,國內移工失聯人數在2023年急速增加,而對移工失聯議題,移工團體直指,仲介制度所衍生的仲介費及就業壟斷是重要原因。 勞動部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,國內失聯移工在10月突破8.5萬人,其中又以越南籍移工失聯率最高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遊行前,移工團體也在直接聘僱服務中心舉行記者會,質疑中心功能不彰。桃園市家庭看護工工會祕書長黃姿華表示,直聘中心成立到現在已經屆滿15年了,可是它服務移工跟雇主直聘的比例,卻長期不到2%,從國外直接引進的人數更趨近於零。 反覆觀看直聘中心網站、檢視申請流程,除了文件的填寫及檢附項目,可能需要花時間理解並尋找諮詢協助之外,聘僱對象在哪裡,是最大的疑問。當移工與雇主解約,在等待轉換期間,必須進入轉換系統登記,然而透過系統,雇主端卻不見得能直接聯繫上這些等待轉換的移工,就算聯繫上了,也還是需要中介翻譯的機制。 面對外界質疑,直聘中心提出服務數據辯護,跨國勞動力事務中心副主任周麗貞表示,服務的雇主數其實都有持續增加,從107年的5000多人成長到今年10月已經突破7000人。 在中心臨櫃現場,雇主帶著移工一起辦理續聘手續的情況相當常見。對於初次聘僱或是非續聘的雇主,直聘中心也提供媒合機會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周麗貞表示,中心也提供會議室,讓沒有仲介協助服務的移工或雇主進行見面會。會議室裡,有翻譯協助雇主與移工面談,這樣的見面會,一週至少舉辦兩次,雇主只要上直聘中心登錄就能參加,不過參加的移工卻限定必須是沒有仲介的移工。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工會祕書長黃姿華說:「移工要成為沒有仲介的移工,首先得要跟仲介解約,第二要拿回文件,這兩件事情,都需要政府的介入協助。」 全球缺工潮!台灣如何增加對移工的吸引力? 隨著世代交替,新世代的移工具有更高的自主性,高喊廢除仲介的訴求,對於仲介制度,移工內部除了因為世代交替萌發抵抗意志之外,台灣引進移工超過30年的時間累積,小型移工社群的形成,也提高移工圈反對仲介制度的勇氣,而這也將考驗,台灣在全球缺工浪潮下對移工的吸引力。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說:「仲介費的負擔對於移工來說是非常大的,如果不根本解決仲介對於工人的剝削,其實他們會選擇去日本跟韓國。」 移工大遊行結束後,勞動部回應,認為現行引進移工管道相當多元,雇主可以依照自身需求選擇,同時引進方式還是需要回歸市場機制。而勞動部也證實,目前正在研擬重啟曾經試辦過的外展看護計畫(鐘點移工),同時承辦單位、適用服務對象,都將朝擴大範圍來擬訂。 跨過四年時空,台灣移工大遊行第二次提出廢除仲介的訴求,期待政府能出面承擔聘僱的責任,跨海工作的移工們,還在等待告別仲介的那一天。 (※李婕綾 張智龍/採訪報導) 黃郁婷/編輯
專欄
看護移工申請門檻放寬,為何私人聘僱仍有困難?
勞動部在10月份宣布放寬家庭看護移工的申請門檻,包含使用長照服務6個月以上、被診斷輕度失智、以及呼吸器官重度障礙、吞嚥機能中度障礙等身心障礙者,將不用經過巴氏量表就可以聘僱家庭看護移工。不過這並無法解決私人聘僱制度的根本問題,雇主和看護移工真正面臨的難題是什麼? 私人聘僱制度 背後問題只能由移工和雇主承擔? 一大早,何太太就將先生從輪椅轉往移位機,為一場面試做準備。何太太詳細介紹各種照顧輔助設備,希望讓面試的看護能放心,然而這樣的媒合場景在民間團體眼中,反映了目前看護移工完全仰賴私人聘僱制度背後的問題。 因為一場意外,脊髓受到損傷的何先生,日常生活必須高度仰賴看護協助,何太太在面試看護時,也特別用心講解家中情形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祕書長陳景寧說:「很多家庭是沒有準備的,對於一個移工進到家裡面,到底要跟他磨合什麼事情、要怎麼指導他。移工做得不好的時候,除了抱怨他以外,還能為他找什麼資源。現在整個後援系統也不夠,所以很多家庭的雇主是獨力在承擔。」 移工為何不告而別?雇主權益誰來保護? 對於與看護之間的語言障礙,何太太也做了準備,用心做了教材,為了與看護移工有更好的溝通,也列出所有日常用語,預計請翻譯標註羅馬拼音與印尼文。 除了教材,何太太的手機裡還有詳細的照顧計畫,明確列出看護移工的工作內容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祕書長陳景寧說:「這個照顧計畫會牽動到幾件事,包括被照顧者的狀況是不是移工負擔得了。移工進到台灣,他進來之前已經受訓不足,又沒有在職訓練,真的需要被指導的時候,都是靠家屬土法煉鋼。」 這樣的問題,也重複上演在何太太家中。在何家,過去聘僱看護移工近20年期間,雖然在每一位看護移工到職時預設了退場機制,但看護移工不告而別的事件卻一再發生。 何太太說:「仲介費是一次付完,然後我們沒有這名外勞,這筆仲介費也就消失了。誰保護我們?我們就一直在惡性的輪迴當中,這全部都是一場賭注。」 放寬聘僱門檻 根本問題仍無解 九月底,一場記者會在立法院舉行,主要為了抗議政府計畫放寬家庭看護移工申請門檻。 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理事長林君潔說:「我們障礙者其實在申請外籍移工服務的時候,根本沒有得到任何政府的補助,幾乎都要自費引入外勞,還要讓仲介層層剝削,遇到問題需要中間協調,或者是移工逃跑的時候,都求助無門。」 在勞動部宣布放寬3大族群聘僱門檻後,台灣將有60萬名不用巴氏量表就能申請看護移工的潛在需求者。不過,民間團體卻認為,放寬聘僱門檻,並無法解決照顧家庭與看護移工最根本的問題。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工會祕書長黃姿華說:「政府不願意正視一對一住家式照顧所產生的奴工問題,不論引進再多家庭看護移工,重症、失能、失智的家庭,還是很難享有穩定的照顧。」 進駐家庭的工作型態,也常讓看護移工的工時處在24小時待命以及休假不穩定的狀態。黃姿華也提到,移工為了要避免身心耗竭,通常都會想要轉換雇主,但制度上也不允許自由轉換雇主,所以很多人是硬撐在原地,有些人則選擇逃跑。 截至2023年9月,雖然看護移工失聯人數較產業移工少,但每100名產業移工中,有10.46名失聯,而每100名社福移工中,卻有12.87名失聯,看護移工失聯比率高於產業移工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居服員派遣照顧模式 看護移工如何比照辦理? 移工團體主張廢除一對一的24小時住家式聘僱移工,希望把移工整合進入長照的居服產業,由特約機構來聘僱,才能夠最佳化照顧人力調配。 居服員能透過個管師,在被分配的時間裡到不同的案家提供服務,那看護移工呢?其實2013年勞動部曾經推動「外籍看護工外展看護服務試辦計畫」,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是當時承辦計畫的四個非營利組織之一。 除了擔任看護移工的雇主,將移工外派到有需要的家庭,承辦計畫的組織還要肩負移工的培訓與後援。打破家庭一對一的私人聘僱模式,由機構聘僱的看護移工,必須投保勞健保,月薪也比照台灣工資,同時不用24小時進駐家庭。然而這個計畫,在當時因為申請限制過多,導致使用案量不足,以退場告終。 因此,充滿未知與變數的勞雇關係,在一對一的私人聘僱制度下,依然持續的進入照顧家庭中。 (※李婕綾 張智龍/採訪報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