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欄
抗生素失效?超級細菌恐威脅全球!
張筱瑩 周明文 / 採訪報導 黃心亮 / 整理報導 有研究指出,在疫情期間,全球因為中重症病人使用抗生素的比例大幅提高,導致細菌增加抗藥性的機會,轉變成為超級細菌。更令人擔憂的是,目前全球抗生素研發緩慢,使得有部分超級細菌已經快無藥可醫。面對超級細菌疫後來襲,台灣該如何採取積極的行動? 新冠疫情過度使用抗生素?超級細菌來襲! 據WHO統計,疫情期間有75%的新冠病人接受過抗生素治療,但真正有併發細菌感染,需要服用的只占15%。全球過度使用抗生素,致使細菌增加抗藥性機會,讓許多病菌在疫情後的抗藥力越來越強。 國際研究顯示,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,部分抗藥性細菌盛行率暴增約2倍,其中有6大全球公認,恐怕面臨無藥可用的抗藥性細菌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林口長庚醫院檢驗醫學部醫師王信堯說:「台灣有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,已經占到50%左右了,超級細菌比上一般細菌比例,已經是一比一了。」 所謂超級細菌,指的是對三種以上抗生素具有抗藥性的細菌,目前這些常見的致病細菌耐藥性高,當病人免疫力低下受到感染,治療時往往只剩一、兩種副作用比較大的抗生素可以用。 WHO也向全球提出警告,超級細菌加速變種,已成為全球醫療緊急事件。有研究指出,預估到2050年,全球每年可能有一千萬人會死於抗藥性細菌感染。聯合國示警,人類接下來恐將無藥可醫。而根據台灣疾管署監測也發現,國內加護病房中,部分細菌的抗藥性比例已高達9成。 AI協助檢驗 大幅縮短檢測時間 從病人檢體培養細菌、找出致病菌後,還要再做抗生素敏感測試,才能確認該用哪種抗生素。不過,現在中國醫藥大學透過人工智慧,只要一培養出細菌,不必再等24小時,就能立即分辨是否為超級細菌。 中醫大附醫院長周德陽說:「培養的話可能要花兩天,藥敏測試可能要花一天,所以等於要花三天。現在培養可以加速,藥敏測試只要一分鐘,就可以用AI去判斷。」 透過大數據的訓練可以讓機器去學習,直接從質譜的波形判讀,進一步去判定細菌是否有抗藥性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一般抗生素治療分為四線,用藥基本上應從第一線開始,但由於治療過程中,當細菌檢驗報告還未出來,為避免延誤治療,醫生會依經驗給予抗生素,有時為求治療效果,就會直接選用後線、比較強的抗生素。 不過,自從中醫大開始運用AI協助,就能有效即早預測、正確用藥,減少抗藥性產生。周德陽院長也說:「中醫大用了這兩、三年以後,抗生素使用量大概減少10%,病人沒有減少,藥費卻減少5%。」 超級細菌已快無藥可醫!如何解決? 這幾年細菌變異的速度越來越快,更令人擔憂的是,就是因為超級細菌抗藥性、不可預期性太高,目前全球抗生素研發緩慢,沒有藥廠願意投資,致使有部分超級細菌已快無藥可用。 而台灣抗生素生產,大部分是以原廠藥專利期過後,再根據同成分、同劑量、同劑型所製造的學名藥為主,要對決超級細菌,面臨的問題更大。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王復德說:「因為要研發一種藥,要花非常多的費用,所以政府應該要怎麼樣來協助國內的藥廠,研發新的藥物。」 這款四環黴素類的抗生素「美諾幸」,過去在台灣生產就因健保價不符成本而下市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曾為台北榮總感染科醫師的陳德禮,知道這款「美諾幸」可用來治療多重抗藥性細菌,因此當他選擇創業後,就將它重新開發上市。不過台灣健保年年砍藥價,對抗生素研發生產相當不利。 陳德禮說:「政府可以做的就是,價格應該是由政府的機構來核價,核到一個足夠的誘因,然後讓它獨賣的期間比較長。另外一個就是,要減輕開發的費用。」 因應未知疫情及國際局勢,抗生素抗藥性等同國安問題,為加速新藥開發,政府也加緊鬆綁法規。食藥署副署長王德原說:「可以使用國外已經上市的臨床資料來加速審查,如果這家藥廠還願意在國內再進行一個小規模的臨床試驗,我們還會給予五年的行政保護期,等於是一個專賣的概念。」 此外,抗生素是救命救急,感染症醫學會疾呼,政府還須加速引進新的抗生素。食藥署也表示,目前對新藥審查,只要符合相關條件門檻,就能獲得減免,進入縮短期程的機制。 面對超級細菌來襲,聯合國呼籲各國政府要儘速研擬國家型計畫,否則抗藥性細菌感染將成為全球主要死亡原因。積極行動、投入資源、強化抗生素使用管理,才能在這場戰疫中奪得先機。 黃郁婷/編輯
專欄
台灣下背痛患者多,如何預防與治療?
久坐不適、下背僵硬、彎腰時不舒服、起床時下背會疼痛,這些反覆發作的疼痛是不是也曾困擾著你?健保署統計,治療下背痛的醫療支出連年成長,111年已達100億。消除下背痛,除了吃藥、復健、開刀,還有現在常見的增生療法等自費項目可以選擇。如何面對下背痛的挑戰?該如何進行治療? 下背痛人數遽增!到底要不要開刀? 過度拉伸腰背、久坐在背部沒有支撐的沙發上、拿重物時過度彎曲脊椎,這些日常動作可能引發下背痛,也讓下背痛人數遽增。早上九點不到,俗稱拉腰的腰椎牽引機上,已有多人躺著復健,電療區也坐滿患者。 不過,基層診所院長暨家醫科醫師陳柏瑞說:「傳統的復健方法可能是電療、拉腰、熱敷,其實它沒有解決姿勢跟工作的問題。」 基層診所復健科醫師李鴻斌也說:「以下背痛而言,長期是不建議做儀器治療,因為對長期的預防沒幫助,所以它的價值頂多只有在短期的急性緩解。」 有下背痛症狀的人數不少,健保醫療支出更是逐年上升,突如其來的背痛不宜輕忽,需要謹慎釐清病史。榮總蘇澳分院骨科醫師吳肇基說:「脊椎的結構很複雜,骨骼結構之外,它有它的關節、椎間盤、軟骨跟周圍的神經,所以做這個治療到底有沒有效,診斷正不正確就很重要。」 下背痛到底該不該開刀呢?陳柏瑞醫師說:「開刀應該只是讓壓迫到的地方,把它緩解掉,你怎麼能期待開刀就解決這些問題呢?」 而下背痛也可能是某些嚴重疾病的警訊,吳肇基醫師說:「開刀還是有它的適應症、侷限性在。例如說是感染、是骨折、是腫瘤,或是有一些神經壓迫的症狀、脊椎嚴重的不穩定。有些狀況下,需要靠開刀來處理,只是依然需要靠後續的復健跟訓練來強化,才可以避免狀況再復發。」 長輩也需要健身 強化肌力是重點 想要消滅日積月累的疼痛,關鍵在強化背部的肌肉、支撐脊椎、維持軀幹穩定。 健身不是年輕人的專利,致力推廣重訓與體能訓練的吳肇基醫師在骨科長期接觸高齡患者,他認為長者更需要強化肌力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榮總蘇澳分院骨科醫師吳肇基說:「經由肌力訓練來對抗老化,老化就牽涉到下背痛、肌肉骨骼神經系統的疼痛,甚至一些三高、代謝症候群的疾病。」他也提到,台灣人口老化嚴重,加上少子化衝擊,很多老人家沒有自己生活的能力,長照又是很大的問題。 83歲的榮貴大哥,原本得拄拐杖,跟太太一起來上體能課後,現在可以拿起12公斤的壺鈴,就連深蹲也沒有問題。(圖/獨立特派員) 體能教練Dino說:「這個班目前已經是差不多六個月的時間,以這種小班制教學的好處在於說,我可以知道每一個人的狀況,做一些個別的調整,讓他們得到適合的動作模式。」 下背痛治療需求增加 醫療場域現況如何? 強健肌力、預防無力是銀髮族健身的新趨勢,不過下背痛並非僅限年長者,在任何年紀都有可能發生。舊傷復發又加上新傷,健身教練陳銘正,曾任拳擊國手的運動專家,對緩解疼痛有深入了解。他說:「經常幫自己放鬆、鍛鍊,這是非常重要的,而且要願意花時間、願意相信醫生、願意相信適當的處置,花時間去做。」 醫病之間需要信任與溝通,不過現行健保制度的浮動點值,讓醫療現場充滿矛盾。基層診所復健科醫師李鴻斌說:「醫師的點值往下降,也只能跟現實低頭,要嘛就是純健保制度,想辦法多看幾個病人。」而他也觀察到,健保點值下降衍生的影響之一,是更多的自費醫療項目。 自費項目往往所費不貲,治療下背痛的「增生療法」也是自費項目之一。針對是否有機會將自費項目納入健保給付?衛福部健保署醫務管理組長劉林義則說:「健保資源有限,所以我們會把資源花在對民眾比較有效益的地方。」 李鴻斌醫師說:「健保法裡面其實是有運動治療,可是實務上,治療師多做了運動治療,只能拿到75點,健保只給60元。」當健保總預算固定時,醫療院所申報的門診量越多,點值會被稀釋、醫師的收入跟著縮水。 不過,除了健保給付、自費醫療之外,每天做一點運動,也能避免可預見的疼痛。榮總蘇澳分院骨科醫師吳肇基說:「下背痛可能是姿勢不良、核心肌力不足,針對這個部分去加強,不但可以減緩症狀,甚至可以預防再復發。」 鄭淑文 / 採訪報導劉建邦 / 攝影黃心亮 / 整理報導黃郁婷/編輯